看不到的是不是就不存在?

还没有体验过的是不是就是虚妄?

 

 

我们身处的宇宙,不论是浩渺得超出想象的外太空,还是就在身边却探不到底的蔚蓝海洋,人类尚无法窥知的奥秘不胜枚举。

 

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让我们习惯了所谓的“眼见为实”,让我们习惯了运用大脑、知识、理性去分析判断,这固然没有错,只是,当我们把自己放置在整个宇宙面前,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偏颇的,不完整的。

 

我们是地球上的生物,我们同样是宇宙的一分子。

 

量子力学和“弦论”让我们知道宇宙中万事万物都是振动着的,彼此联系,相互影响。人体本身也是一个振动源,有自己的振动频率。

 

作为振动波的一种,声音的疗愈能量看不见摸不着,却是强而有力的。

 

 

 

我国医学宝典《黄帝内经》中记载:“五脏有声,声各有音。人有五音,即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,其声大而和、轻而劲、沉而深。声音相和则无病。”这说明五音连着五脏,故中医诊病有一绝,即“听其声而知病”。

 

在古希腊文化中,人们用长笛的声音来减轻痛风;在基督教圣经里,大卫弹奏竖琴帮助扫罗王排解忧伤;几千年以来,在整个世界,人们都会用吟唱和祈祷的方式来调和身心。

 

今天分享给大家的这篇文字,是学院HR的亲身体验。

 

平日我们眼中的“理性女超人”竟然会在夏老师的颂钵声中失声大哭而后安甜入眠,真真是让我们大跌眼镜!要知道之前每每谈起“身心灵”领域的种种疗愈方法,包括颂钵、水晶、灵气,她那满面的怀疑最是让人哭笑不得呐!

 

 

再是怎样的描述,都不如真实的体验来得动人。现在,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可爱的HR在夏老师的颂钵治疗中究竟经历了什么,以至于对颂钵的态度前后判若两人…..

 

一次很神奇的颂钵体验

 

来到卿芳堂这几个月时间,我虽然知道这里是关于“身心灵”健康的教学以及治疗的地方,但是我一直没有深入关注和了解过,只是做好我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,因为我觉得“身心灵”不但过于理想化,甚至是很虚幻飘渺的。


因为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,昨天我去到单位交接我休假期间的工作。夏老师很关心,问了我的情况后,她说她来给我做个疗程。


疗程开始,夏老师给我揉按了相关穴位,我觉得疼痛有些舒缓,心里特别感激!但是接下来的疗程才是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发生。


我平躺在床上,夏老师开始给做我颂钵治疗。当她在我脚边第一次敲响颂钵的时候,我感觉到铺天盖地的波浪一样的气息涌向我,在胸口汇集。我感觉压抑,喘不过气,我不停抚摸胸口,不停张开嘴巴呼吸。

 

随着夏老师更换不同频率的颂钵,在不同部位敲击,我的胸口和相对应的后背部位开始酸疼……越来越酸……我习惯性地开始抗拒,说我不要做了,我的心很不舒服,那种心酸的感觉,我的眼泪就要出来了。

 

夏老师告诉我不要抗拒,不要用任何思维和理智去压抑身体的感觉,想哭就哭吧。

 

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听着颂钵的声音,眼泪不停地往下流……我感觉到胸口和后背的酸痛、拥堵和压抑在渐渐消失……当我再次睁开双眼,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,同事们过来收钵了。天啦!我居然睡着了,还睡得那么香!起身以后,胸口特别轻松舒畅。神奇,不可思议,这是我的第一反应。


回到办公室,跟同事分享了我的感受,当他们听到我居然哭了的时候,比我还惊讶说:”你居然会哭!那么理性,什么都用大脑去分析的人!“


长久以来,我可能都习惯了用大脑去生活,早已经忘记了身体和内心的感受,即便是有些不舒服了,要么扛着,要么去医院开药吃,都忘了有些不舒服其实是情绪的堆积,需要释放。那些刻意压制的情绪在颂钵的音频下轰然崩溃,流泪,释放,轻快和舒畅随之而来。

 

神奇,而且动人。

 

夏老师曾说:

颂钵传达出来的不仅仅是来自宇宙的声音,想要它具有真正的疗愈力,其中定要有深情。唯有当自己净化,带着感恩与满怀的善与爱,方能催化颂钵中蕴藏着的宇宙间累世的能量。钵体本身的品质非常重要,而怎么敲更是重中之重。因为,爱,是疗愈一切的根本。

 

夏老师亲授的颂钵治疗课程将于2016年元月22日至24日开课,同时会在元月19日晚上19点,在卿芳堂学院举行公益沙龙,欢迎大家携亲带友来体验颂钵的奇妙。